• <button id="ulti2"><object id="ulti2"><u id="ulti2"></u></object></button>
      <em id="ulti2"><acronym id="ulti2"></acronym></em>
      <button id="ulti2"><object id="ulti2"></object></button><li id="ulti2"></li>

      1. <th id="ulti2"><track id="ulti2"></track></th>

        <legend id="ulti2"><noscript id="ulti2"></noscript></legend>
      2. <th id="ulti2"></th>
        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黨建專題>>“全國城市基層黨建創新案例”征集評選活動

        上海市浦東新區:推進“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 創新黨建引領社會治理

        中共上海市浦東新區委員會組織部

        2018年10月30日13:33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家門口”服務體系,是浦東新區在社會治理領域進行的一項創新,在村居層面建設一個資源整合、功能集成、機制有效、群眾參與的平臺,并以此作為加強黨的建設的重要抓手,推動社會治理重心下移、資源下沉,提供就近、便利、穩定可預期的七大類基本服務(黨群服務、政務服務、生活服務、法律服務、健康服務、文化服務、社區管理服務),打造15分鐘服務圈,實現“生活小事不出村居、教育服務就在身邊”。

        一、背景與緣起

        浦東新區開發開放28年來,經濟和社會形態發生了巨大變化,出現了經濟大發展、市場大開放、社會大轉型、人員大流動的新的區域化特征,在社會治理、服務群眾等方面也面臨新的挑戰。建設“家門口”服務體系,就是浦東新區主動作為,以黨建引領社會治理創新的重要舉措,主要基于以下幾方面考慮:

        第一,夯實基層基礎的需要。“基礎不牢,地動山搖”,這個“基礎”既是街鎮一級,更是村居一級。某種程度上來講,在直接服務區域居民這個方面,村居一級比街鎮一級更重要,因為村居一級直接面對群眾。要夯實村居黨組織,通過村居黨組織來實現工作覆蓋,引領村居的自治、共治、德治、法治。建設“家門口”服務體系,就是通過自上而下的方式把區、街鎮層面的資源下沉到村居服務站,通過自下而上的方式提取服務需求、形成服務項目,讓村居黨組織有更多的資源提供群眾看得見、摸得著、有感知度的服務,讓村居黨組織有直接的抓手引領自治共治,在服務群眾過程中,凝聚群眾、引領群眾,夯實我們黨的基層基礎。

        第二,構建社會治理新格局的需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著力推進社會治理創新,超大城市精細化管理水平得到提升”要求,浦東新區堅持黨建引領基層治理,在發展好教育、衛生、就業、住房等社會事業的同時,把握城鄉社區這個重心,將重心下移、資源下沉、權力下放,做到部門圍繞街鎮轉、街鎮圍繞村居轉、村居圍繞群眾轉。實現這些必須有抓手、可落地,“家門口”的服務體系就是重要載體,下沉資源、服務、管理力量到村居“家門口”服務站,著力推進社會治理創新,提升城市科學化、精細化、智能化、法治化管理水平,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第三,暢通服務群眾“最后一公里”的需要。浦東新區多年來在服務群眾上大膽探索,持續完善,成效顯著,但仍存在一些問題:一是“遠”,雖然每個街鎮都設立了“三中心”,但由于浦東區域大,特別是郊區農村,很多村居享受不到“15分鐘生活圈”的便利。二是“散”,村居雖然有一些服務功能和資源,但分散在各個條線,居民辦事往往找不到對應的點、對應的人。三是“虛”,有的居委會牌子掛了二三十塊,但很多是“有牌子無服務”,服務不落地,群眾對此有意見、有抱怨。構建村居層面“家門口”服務體系,就是為了實現“生活小事不出村居、教育服務就在身邊”,破解“服務群眾最后一公里”難題。

        二、主要做法

        “家門口”服務體系按照“規范村居功能,暢通為民服務”的原則,提供“黨群服務、政務服務、生活服務、法律服務、健康服務、文化服務、社區管理服務”七大類服務,確保滿意在基層實現、服務在基層提供、力量在基層匯聚、資源向基層傾斜,努力構建特大型城市精細化管理新模式。

        (一)資源整合,打造綜合服務平臺

        “家門口”服務體系集成7大類服務資源、19個區級部門42個服務項目,提供“一站式”服務。一是共性項目和特色項目相結合。服務項目的選擇關鍵在貼近群眾需求,一方面,共性項目做到全區統一,實現標準化規范化,滿足群眾最基本、最常用、最突出的需求。另一方面,特色項目因地制宜,由群眾作為主體參與,形成各個服務站的個性項目,滿足不同的服務需求,體現針對性實效性。二是政府資源和社會資源相結合。在“家門口”服務站中,政府資源的下沉和整合是主導,同時也通過政府資源撬動了社會資源導入,發動了社會力量、市場力量、專業力量共同參與,提供了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服務,打造了開放度高、功能齊全、上下聯動、左右互通的綜合服務平臺。三是線上線下服務方式相結合。兼顧不同人群享受服務的方式。對老年群眾、文化程度不高的群眾,著重做好線下服務,服務內容寫得通俗易懂、清楚明白。對上班族、年輕白領,突出做好線上服務。精心打造相關微信服務端,把黨建信息系統、街鎮社區事務受理服務系統拓展到村居,推動“家門口”服務延伸到“屏幕前”,讓群眾不出村、不出社區就能把事情辦成辦好。

        (二)功能集成,項目化服務群眾

        “家門口”服務站綜合七大類基本功能,通過項目化的運行方式,精準化、便利化服務群眾,實現“日常服務、就在身邊,應急服務、一鍵辦成”。黨群服務,推送黨員教育服務、黨員志愿公益服務、群團服務進村居。政務服務,從服務群眾、便利百姓的角度出發,通過線上和線下兩種途徑,將政務服務延伸至村居,為各個年齡階段的群體提供服務,增強獲得感、便捷度和滿意度。生活服務,以日常、就近、便利為原則,對接市場服務,滿足居民群眾對養老、家政等日常生活服務的需求。法律服務,以民主法治村居創建為抓手,依托新區“律所和街鎮、律師和居村”雙結對活動和“一般矛盾不出居村、疑難矛盾不出街鎮、矛盾不上交”工作,深化村居法律服務、人民調解規范化建設。健康服務,按照城鄉一體化要求,以健康小屋為載體,推進健康服務進村居,全科醫生每周一次進村居巡診,帶動社區醫護志愿者為居民開展健康咨詢、簡單體測、健康宣教等服務。文化服務,大力推進文化服務進村居,包含“送戲到村居”、電影下村居、村居圖書室等項目。社區管理服務,完善村居警務室建設,推進城市運行綜合管理村居工作站建設,將網格管理與應急服務相結合,推動管理從街面進入村居、進入小區,確保基本區域全覆蓋,逐步消除治理盲區。

        (三)建章立制,實現常態長效管理

        著眼于今后的常態長效管理,在構建“家門口”服務體系的過程中建立健全了三大類機制。一是為民負責機制。結合“全崗通”推廣,實行首問負責制,對群眾提上來的問題,由首個接待的個人承擔首問責任。實行指定責任制,面對村居群眾遇到的疑難問題,需要多方協同解決時,指定牽頭負責人,其他條線配合推進,形成合力。實行兜底負責制,已經明確的牽頭負責人承擔兜底責任,全過程地做好聯絡協調、統籌推進,確保各項工作責任到人、落實到位。二是分類的項目服務機制。黨群服務建立健全了“雙報到、雙報告”制度,“雙向認領、雙向服務”機制,“兩代表一委員”聯系社區制度,居民區“大黨委制”,居民區與業委會交叉任職雙向進入機制。政務服務建立健全了錯時工作、延時工作制度、“全崗通”服務制度。生活服務建立健全了居村工作人員定期走訪居民群眾制度,為民服務公開制度。法律服務建立了律所與街鎮、律師與村居“雙結對”簽約服務機制,法律工作者志愿服務機制。健康服務建立了全科醫生巡診進村居機制。文化服務建立健全了文體輔導員制度和文體團隊文明管理制度。社區管理服務建立健全了民警社區巡查制度、城管進社區機制、聯勤聯動機制。三是工作支撐機制。建立健全自治共治機制,進一步完善“1+1+X”基層自治機制,通過聽證會、協商會和評議會,落實“兩個自下而上”機制。推廣“全崗通”等模式,打破以條為界的工作格局,推動村居委干部“一專多能、全崗都通”,“一人在崗、事項通辦”,著力提升全方位服務群眾綜合能力。建立健全基層約請制度,推進分級約請和直接約請相結合,推進平等協商和合作處置相結合,約請主體與被約請對象共同推進解決社區“急、難、愁”問題。完善“走千聽萬”需求提取機制,黨員干部直接聯系群眾,聽取社情民意,提取居民需求,幫助解決實際問題。

        (四)廣泛參與,充分發揮群眾力量

        運用多種手段廣泛調動群眾的積極性,將重大任務與自治共治相結合,“群眾的事同群眾多商量,大家的事人人參與”,吸納群眾全過程參與共同治理,以群眾滿意與否作為評價治理效果的最終標準,在實踐中不斷提升。細心關注群眾需求。“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通過需求、資源、項目“三張清單”的互動,改變了以往政府單向“派單”的情況,從群眾中獲取他們所需服務的內容和種類,從群眾的關注點著手,找準興奮點,讓更多群眾參與進來。用心豐富活動內容。在摸清不同群體的數量、類型和需求基礎上,有針對性地設計服務項目,與構建15分鐘服務圈相結合,提供就近、便利、穩定可預期的活動內容,提供更多富有吸引力的活動。發揮“三會”機制優勢。一方面,依托“家門口”服務站的平臺,通過運用“三會”制度,形成依靠居民自治推進各項大小民生事務的共識;另一方面,通過參與“三會”,不斷提升老百姓對“家門口”服務的感受度、獲得感和滿意度。

        (五)隊伍增能,有效提升服務品質

        基層社會治理,核心在人。“家門口”建設工作與社區工作的基礎直接相關,堅持通過培訓與考核激勵相結合,提高基層社會治理隊伍的專業化水平。一是發揮隊伍力量。充分發揮村居黨組織的作用,尤其是村居書記的核心作用,涌現了一批對“家門口”服務推進充分認識、對群眾需求充分了解的優秀黨組織書記,保證了“家門口”服務站的建設質量和品質。突出社工的全崗通作用,培養了一批把“家門口”服務當成事業、把群眾當成家人的優秀金牌全崗通社工,提升了群眾對“家門口”服務的口碑和影響。激發核心團隊的自治作用,發現了一批對“家門口”服務開展充滿熱情、把社區工作當成舞臺的群眾團隊和骨干力量,解決了“家門口”服務涉及的諸多自治問題。二是發揮培訓作用。圍繞村居各類服務項目和團隊,分層分類開展指導培訓,提高社工對民政、黨建、調解等各條線應知應會內容的熟悉程度,提升服務水平。三是發揮考核效能。完善考核評價機制,逐步形成自下而上測評和第三方獨立評估相結合的考核體系,把考核結果和社工薪酬待遇掛鉤,充分發揮考核的“指揮棒”作用。

        (六)智能運行,建立信息化支撐

        在建設“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過程中,注重科技的有效運用和綜合利用,加大一站式“互聯網+”管理服務在村居層面的應用。依托線下服務實現服務事項下沉,實現“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在黨建服務上,打造“i黨建”平臺,進一步完善黨員管理教育功能。在便民服務上,結合“浦東云”建設,推進政務自助服務,通過“浦東易生活”線上線下平臺,為村居民提供精準便利的生活服務。在綜合管理上,積極發揮“浦東e家園”平臺作用,進一步完善社會治理綜合信息服務平臺,持續推進村居委信息化建設,促進了信息資源融合共享。

        三、基本成效

        (一)深化基層社會治理的實踐探索

        自治共治是現代治理的重要特征,創新社會治理、加強基層建設,不僅是中央、市委的要求,也是解決城市快速化進程中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現實需要。浦東將“家門口”作為自治共治的支撐和基點,把推廣“三會”制度作為增加社區自治共治能力、破解基層治理難題的重要方式,初步形成了以居民自治為基礎,社區、社會和政府多元共治、共建共享的新模式,是深化基層社會治理的有效實踐探索。“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為居民自己的事情自己商量、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搭建了平臺、發揮了作用,讓居民嘗到了“甜頭”。如,浦興街道銀橋居民區組織種植隊,打造了“家門口”小花園;塘橋街道塘東居民區為緩解雙職工家庭學生放學后看護難,開設了“愛心三點半”課堂;周浦康泰居民區通過居民自議,自籌自建了便民電梯等。

        (二)筑牢15分鐘服務圈的基層基礎

        浦東區域大,特別是遠郊地區,以前群眾對基本公共服務的可及性、便利性、感受度較差。現在,對15分鐘社會事務圈和15分鐘生活圈的研究規劃,是以“家門口”為支點,以15分鐘為半徑,以便利化、均衡化為標準,來配置教育、衛生、養老、文化、體育,以及商業、交通站點、助殘等資源的。把各類民生資源、實施項目集聚到了村居,做到寓基本服務于日常生活與休閑之中,寓日常管理于就近、便利、穩定、可預期的基本服務之中,提高了群眾的獲得感,也為進一步構建均等、普惠、便捷的基本公共服務體系打下了良好基礎。

        (三)帶動干部職能作風的持續轉變

        浦東新區“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始終強調面向群眾,在站點布局上,不走“一人一座一電腦”的老路,做到辦公空間最小化服務空間最大化,把更多的空間騰出來為群眾服務;在項目清單上,堅持需求導向、精準發力,通過廣泛征集、分類提取,做到“群眾要什么,我們就做什么”;在制度設計上,延時制、錯時制和首問負責制、兜底負責制、指定負責制等相繼出臺,讓群眾少跑一次路、少走一扇門;特別在服務標準上,以標準化管理、規范化流程,確保政務活動的規劃和便捷,促進了精準服務、高效服務、周到服務。有效帶動干部隊伍智能作風的持續轉變。

        (四)構建新形勢下黨建引領社會治理的新格局

        浦東新區已形成黨建服務中心、黨建服務站和黨建服務點的三級服務平臺,這次浦東站在提升基層黨組織組織力的高度,依托黨建服務站,通過“家門口”建設,強化了黨組織對基層的政治引領,增強了黨組織的組織力、動員力和協調力,是三級黨建服務體系的延伸,是新時代黨的群眾工作的實踐創新。通過“家門口”,更好地整合了黨建資源、更廣泛撬動了社會資源、挖掘了社區內生資源,帶動了更多的黨員、代表委員和統戰人士參與,發現培育了更多的能人達人,為構建區域化大黨建格局、深化基層參與式治理,進行了有益探索,展現了新的氣象。

        四、探討與啟示

        (一)堅持把黨建引領貫穿始終,將基層黨建和基層治理緊密結合

        發揮黨建對“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的領導作用,健全黨建服務網絡,將“家門口”作為解決基層民生和社區治理的重要抓手。本質上,“家門口”服務站就是村居黨組織服務群眾的工作陣地,也是黨建引領居民自治共治的工作陣地。浦東新區通過“家門口”服務站建設實現以黨建帶群建、促社建、推創建,把中央要求和上級指示精神真正落實到基層,在這塊陣地上,黨的領導是核心,居民群眾和社會力量都參與進來。強調黨建引領,讓群眾感受到,享受的服務來自黨組織,充分發揮黨員示范作用,使之更好成為社區治理的參與者、志愿者、引領者,動員更多群眾參與到“家門口”服務中,不斷提升黨建顯示度。通過基層黨組織,將區域內各條線、各區塊黨建資源凝聚起來,實現資源與需求的順暢對接,不斷提高資源整合度,最后達到共建共享。

        (二)堅持綜合統籌、聯動共建,探索自治、共治、德治、法治“四位一體”機制

        “家門口”服務站的建設堅持綜合統籌、系統集成,與村居委標準化、規范化建設相結合,運用“基本功能+拓展功能”相結合的方式,注重“自上而下注入資源+自下而上生成項目”,上下貫通、橫向聯通,將村居“家門口”服務站建設成為具有綜合性功能的平臺。一方面盡可能地把資源下沉到百姓身邊,另一方面,把下沉的資源整合進“家門口”服務體系,著眼于群眾最基本的需求,提供就近、便利、穩定、可預期的服務,做到“生活小事不出村居、教育服務就在身邊”。在建設“家門口”服務體系過程中,社區治理方式從行政命令式轉為依法協商式,逐漸探索形成黨建引領下的自治、共治、德治、法治‘四位一體’機制,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提供重要基礎。

        (三)堅持因地制宜、創新發展,處理好標準化與個性化的關系

        在“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過程中,注重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在基本服務上,區層面建立框架、形成樣板,增強顯示度。各個村居結合自己的特點,在突出服務主導的同時拓展個性服務功能,不斷挖掘社區資源,形成自己的服務項目清單,建設成富有特色的“家門口”服務站。比如,“家門口”服務站一般設在村居,依托村居黨建服務站掛牌;也有些村居結合實際,在塊區層面設立“社區‘家門口’服務園”,統籌建設,創新發展。在建設過程中,需要處理好標準化和個性化的關系,更好地通過基本功能的標準化帶動服務的規范化,通過服務項目的個性化更好解決需求的差異化。同時,要注意避免行政化機關化、避免重展示輕功能、避免有管理無痕跡、避免布局僵化不靈活,將“家門口”服務體系真正建成實現基層社會治理服務有載體。

        (四)堅持運用大數據提高治理水平,將“家門口”與超大城市管理緊密聯動

        “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不僅僅是為了給群眾帶來工作和生活的便利,更要有力地推動城市管理和社會治理的精細化、現代化,貫徹習總書記提出的“上海這種超大城市管理應該像繡花一樣這么精細”要求。在建設過程中強化數據共享,對已有的區級平臺推動破除信息壁壘、做到全面共享,同時也制定統一的智能化建設標準,加強監管。強化功能整合,促進信息技術在居家養老、停車管理、公共安全等方面的運用,特別是推動城運中心與“家門口”服務站有效整合、聯勤聯動,避免重復浪費。強化群眾參與,利用網絡和新媒體手段,在發動引導全區上下特別是職能部門積極參與的同時,更加充分地撬動社會資源,動員社會力量,更好發揮現代科技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的作用。

        (責編:黃瑾、秦華)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涩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