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ulti2"><object id="ulti2"><u id="ulti2"></u></object></button>
      <em id="ulti2"><acronym id="ulti2"></acronym></em>
      <button id="ulti2"><object id="ulti2"></object></button><li id="ulti2"></li>

      1. <th id="ulti2"><track id="ulti2"></track></th>

        <legend id="ulti2"><noscript id="ulti2"></noscript></legend>
      2. <th id="ulti2"></th>
        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黨建專題>>“全國城市基層黨建創新案例”征集評選活動

        夯實城市黨建的“新源頭” 凝聚城市治理的“新力量”

        湖北宜昌市西陵區:打造“黨建主導型”城市小區治理新模式

        中共宜昌市西陵區委組織部

        2018年10月10日09:25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黨的力量來自組織,要以提升組織力為重點,推動基層黨組織全面進步、全面過硬。“新時代”,從社會歷史進程的角度看,核心表現是城市時代;“城市治理赤字”,從治理體系的角度看,重點在于社區層面之下最基層、最薄弱、最民生的組織——“小區層面”的源頭治理。

        宜昌,是湖北省唯一的國家區域性中心城市,也是省域副中心城市。西陵區,是宜昌的中心城區,轄區常住人口近60萬,占城市人口的50%。“服務經濟主導、城市化進程加快、市民社會主體”的城市特征,是西陵區在新時代實現高質量發展所面臨的主要任務。如何順應城市規律,讓黨的組織體系建在源頭、落地生根?如何發揮城市黨建的引領作用、通過黨建帶動城市治理全面創新?如何讓城市的黨員帶領市民共同參與城市治理、破解“城市病”?

        帶著這樣的思考,從2016年初開始,西陵區創新城市基層黨建方式,以“黨建主導型”業委會建設的小區治理為抓手,通過黨建引領,搭建“社區+業委會+物業公司”的三方聯動平臺。全區共有277個小區,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里,業委會組建率達到了100%,成為了全國中等以上城市的中心城區唯一實現了“業委會100%覆蓋”的單位。

        一、背景與起因:厘清城市黨建與城市治理的關系的“四大困惑”

        2015年12月20日,中央城市工作會議指出:做好城市工作,必須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建立健全黨委統一領導、黨政齊抓共管的城市工作格局。

        2017年底,我國的城市化率達到58.2%。據分析,到2040年,我國的城市化率將上升到75%。然而,我們的城市治理模式卻跟不上城市化時代的步伐,城市黨建引領城市治理創新面臨著“四大困惑”,值得重視和思考:

        (一)從黨建源頭看:城市黨建的源頭是“社區”還是“小區”?

        社區的屬性,本應是基層群眾性的自治組織。但是,在基層實踐中,社區卻完全成了從屬于街道組織之下的“第6級政府”,人、財、物都來自公共財政的保障,行政“色彩”遠遠大于自治“色彩”。

        自從2007年《物權法》頒布以來,小區已成了最基礎的“城市法定細胞”,理應發揮“源頭作用”。小區之上是社區,小區才是市民和黨員全天候生活宜居的主陣地。

        當前,城市黨建的源頭,提法上一直停留在“社區”,而沒有下沉到“小區”。面對散落在小區、樓棟的自管黨員和在職黨員,社區黨組織總感覺懸在小區之上,完全形成了“架空層”。

        實踐證明:社區黨建再怎么“高大上”,還是走不進小區、走不進家庭、走不進市民。城市基層黨建的“真正源頭”,在于把黨組織延伸到小區、延伸到業委會,使之成為一個重要的前沿堡壘。

        (二)從作用發揮看:黨員在群眾中是“亮身份”還是“躲貓貓”?

        黨的群眾路線,是黨的生命線、人民的幸福線。黨員,始終生活在群眾中,日常生活要看得出來、關鍵時刻要站得出來、危急關頭要挺得出來。

        但是,城市居民身處“陌生人社會”,人際不熟、人心不通、人情不深。如何組織居民、發動市民,這就需要我們的黨員“先站出來”。然而,現實中回到小區生活的黨員,敢不敢亮出身份、零距離地服務居民呢?值得我們深思。

        作為一名合格黨員,無論走到哪里,就應該自覺地“亮身份”,不能當群眾的“尾巴”,與群眾“躲貓貓”。

        (三)從黨員管理看:黨員的先進性是在“8小時內”還是“8小時外”?

        黨員,作為黨的肌體的“細胞”,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事關黨的形象。

        對于在職黨員來說,在工作的8小時之內,都在單位黨組織過組織生活,自覺接受日常教育和監督管理,保持了黨員的先進性。8小時工作之外,在職黨員回到小區生活,身份是業主,由單位人變成了社會人。

        黨組織如何破除時間管理限制?黨員怎樣持續保持先進性?這就需要織密黨的組織體系,在小區建立臨時性的黨組織,把全體黨員組織起來,參與到小區建設、引領小區自治、服務小區群眾上來。

        (四)從城市治理看:城市基層黨建的作用是“倡導”還是“主導”?

        解決“城市治理赤字”的支點是小區自治,小區自治最根本、最有效的平臺是法定的業委會。

        1991年,深圳市羅湖區成立了全國第一個業委會。然而,歷經27年的實踐發展,全國業委會的組建率僅為34%。為什么業委會組建如此之難?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法定程序復雜,不亞于社區“兩委”的換屆;其二,居民的參與熱情低。業委會組建處于一種自主自發的狀態,缺乏一個高效的組織者、引領者。

        創新城市治理,最核心的是要加強黨的領導,依靠城市基層黨建來主導業委會的建設。

        二、做法與經過:創新推進城市基層黨建引領的“三大行動”

        城市黨建的組織體系建設,基礎在街道社區、源頭在居民小區。

        2016年以來,我區創新推進城市基層黨建“三大行動”,建強小區城市基層黨建綜合體,夯實小區黨組織堡壘,引領城市基層治理。

        (一)推進“把支部建在小區上”,優化基層組織網絡

        堅持將組織體系建設的觸角延伸到小區、覆蓋到樓棟,以小區為單位,以涵蓋小區內居住的全體黨員為主體,在277個小區全覆蓋組建“小區黨支部”,把黨的力量由社區向居民小區下沉,形成了上連街道社區、下連業委會和黨員的組織體系,實現了黨的組織向小區、家庭、居民個人的領域覆蓋。

        (二)推進“黨員責任區閃光行動”,激發黨員示范作用

        黨的組織體系建設的重點,是把黨員組織起來、群眾動員起來。我區提出要像“農民種地、工人做工”一樣,劃分出黨員“責任區”5179個,發動6837名黨員在“8小時外”帶領所居住的小區居民參與服務,支持業委會組建,僅用一年半時間,實現了277個小區業委會組建全覆蓋,其中有黨員的業委會占82%。

        (三)推進“黨建主導型業委會建設”,凝聚小區治理合力

        堅持黨建引領基層治理機制創新,加強城市基層組織體系建設。我區以街道社區黨組織為領導核心,建立“小區黨組織+小區業委會+物業公司”的黨建主導型小區自治平臺,完善“1+4+N”工作體系,通過整合各類資源和力量共同參與小區自治,逐步構建起了以小區黨組織為核心的城市基層黨建綜合體,逐步探索了黨建引領下的多元共治的城市治理路徑。2017年以來,通過整合資源、多方籌資2693萬元,有效化解了“小區停車難、社會治安難、環衛管理難、鄰里關系難、電梯管養難”等突出問題585件。

        三、成效與反響:夯實黨建引領城市治理的“五大工程”

        我們以小區業委會為支點,堅持“結構性”探索,積極打造社區自治的“城市版”;堅持“基礎性”探索,積極打造城市社會的“主體版”,堅持“源頭性”探索,積極打造城市黨建的“現代版”,構建了黨建引領下的多元共治的社區治理路徑,逐步破解了城市化進程中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所面臨的難題。

        (一)建設基層黨建的“源頭工程”,逐步破解了城市黨建中的“前沿堡壘”難題

        我區按照“把支部建在小區上”的思路,以街道社區為主導,推動小區“臨時黨支部”全覆蓋,將黨員力量從社區再下沉一級,把小區內自管黨員和在職黨員全部納入支部管理,形成了“街道—社區—小區”的組織鏈條,切實把組織的觸角沉到小區,黨的工作落到小區。

        比如:2017年7月,龍騰佳苑小區業委會換屆后,由于小區黨員較多,為了更好的推動工作,成立了小區黨支部。支部一班人經過多方協調,建成全區首個面積達140平米的小區黨員群眾活動中心、改建可停放百余輛車的停車場,組建了3支黨員先鋒隊,團結小區140多名黨員在“黨員責任區”中發揮作用。正如小區黨支部第一書記、市檢察院干警王超同志所說:“我們共同的信念、共同的自信、共同的語言、共同的愿景、共同的夢想,都來自于偉大的中國共產黨”。

        (二)建設小區自治的“支點工程”,逐步破解了城市居民的“組織化”難題

        我區以住戶家庭為基點,以小區為單元,以社區、街道為紐帶,實施“業委會組建100%覆蓋工程”,277個小區業委會網絡了家庭9萬個、市民近30萬人,城市居民被全面地、高效地“組織化”。

        比如:嘉明花園小區就在區政府大樓對面,長期以來無人管理,亂搭濫建、圈建菜園、停車難、排污堵塞……2016年初,嘉明花園小區籌備組挨家挨戶敲開“門”,廣泛宣傳發動。6月,小區投票選舉組建業委會。組建后,迅速組織居民開展協商議事,小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引進物業公司,出臺《小區改造方案》《小區拆違通知》,施工隊進場改造……短短一個月內,264戶居民主動交納了27萬多元的小區改造費和物業管理費。11月,一個全新的小區呈現在業主眼前:停車有序、小區環境整潔、物業管理規范,面貌煥然一新。

        (三)建設基層民主的“平臺工程”,逐步破解了城市治理體系中的“基層民主路徑”難題

        我區依托業委會建立社區協商議事會,組建了277個業主協商議事會、73個居民協商議事會。按照“事前協商突出征求意見、事中協商突出達成共識、事后協商突出跟蹤反饋”的原則,大力推行“2+N”“5+N”五步協商法,采取“線上+線下”的協商方式,將協商議事會開到業主家中、開到小區門房、開到協商事項現場,變會上“說”為實地“看”、現場“議”,實現了多元協商、相互銜接。

        比如:土街頭小區有盲人90多名,分布在10個盲人宿舍單元。由于沒有物業管理,進出大門“無人管”,經常有小偷“光顧”擾民。社區就治安問題召開了“居民協商議事會”,居民投票形成決議:通過自籌資金3萬元,惠民資金配套2萬元,安裝單元防盜門、治安監控設備、大門升降桿,發動小區黨員義務巡防。從此,小區沒有發生過盜竊等治安事件。

        (四)建設幸福生活的“鄰里工程”,逐步破解了城市的“陌生人社會”難題

        我區堅持以小區業委會為紐帶,發動居民參與民主議事、文體活動等,引導居民和睦鄰里關系,拉近“陌生人”之間的感情,促進樓上樓下、街坊鄰居“一家親”。

        比如:2016年3月,廖家臺社區美岸長堤小區在組建業委會后,接連舉辦了“結婚證書曬家風·兩學一做展風采”居民鄰里節、“喜迎十九大·家庭同心圓”家庭文化節兩場大型活動,吸引600余名居民積極參加。通過這些活動,讓“陌鄰”變成了“睦鄰”,培育了社區良好的“家庭家風”文化。

        (五)建設城市治理的“細胞工程”,逐步破解了小區“城市病”難題

        我區以業委會為載體,引導組織社區居民自助管理、自我服務,多方籌集資金2693萬元,有效化解了“小區停車難、社會治安難、環衛管理難、鄰里關系難、電梯管養難”等突出問題585件,有力推進了“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人民管”的落地生根。

        比如:新世紀廣場小區,是一個商住混合型小區。2017年4月,因物業公司服務管理不善,小區部分高層電梯老化陳舊,電梯最長停運時間曾達22天,極大地影響了小區業主的正常生活。在街道、社區的指導下,小區業委會先后召開6次業主代表會議,積極討論協商,達成廣泛共識,最終136戶業主“眾籌”120萬元對電梯進行了更換維修。

        四、經驗與啟示:筑牢城市黨建基層組織體系的“五個堅持”

        建強黨的組織體系,要以提升組織力為重點,突出政治功能,優化組織設置,創新活動方式,全面夯實城市基層黨建源頭。通過近年來我區城市基層黨建工作的探索與實踐,抓好新時代城市基層黨建,關鍵是要牢牢把握“五個堅持”。

        (一)堅持把黨建資源由“碎片化”整合為“一體化”

        要樹立“城市大黨建”理念,按照“區級統一組織、融合推進,街道承接落實、統籌整合,社區共駐共建、兜底管理,小區多元參與、源頭治理”的方式,吸納整合“區屬資源、轄區資源、聯區資源”,提高城市基層黨建工作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

        (二)堅持把黨組織的觸角由“城市社區”延伸到“居民小區”

        著眼于居民小區這個基層單元,把“支部建在小區上”,優化基層黨組織設置,把黨的組織向居民小區延伸,把黨的工作向居民小區覆蓋,把黨的力量向居民小區下沉,在小區匯集形成黨建“微綜合體”,建強城市基層最前沿的戰斗堡壘。

        (三)堅持把黨員先進性由“8小時以內”拓展到“8小時以外”

        一名黨員就是一面旗幟,像“農民種地、工人做工”一樣,為黨員劃分“責任區”,創新開展“黨員責任區閃光行動”,推動“在職黨員回小區”,發動黨員在8小時以外、在居住小區發揮作用,發動居民主動參與小區自治,讓黨員生活在群眾中。

        (四)堅持把黨群關系由“單兵作戰”轉變為“共建共享”

        以“黨建+”為紐帶,按照“黨建搭臺、部門唱戲,基層統籌、共建共享”的工作理念,緊扣“抓黨建、抓治理、抓服務”三大關鍵環節,把黨員與群眾緊密聯系起來,推動轄區各領域黨建同頻協作、優勢互補。

        (五)堅持把“城市基層黨建”融入到“城市治理體系”

        樹立“一盤棋”戰略思維,積極應對城市治理赤字,把城市基層黨建和城市基層治理融為一體,大力推動黨建主導型業委會建設,構建以小區黨組織為核心,小區業委會為主導,居民為主體,多方參與、良性互動的小區治理架構。 

        (責編:宋晨、閆妍)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涩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