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ulti2"><object id="ulti2"><u id="ulti2"></u></object></button>
      <em id="ulti2"><acronym id="ulti2"></acronym></em>
      <button id="ulti2"><object id="ulti2"></object></button><li id="ulti2"></li>

      1. <th id="ulti2"><track id="ulti2"></track></th>

        <legend id="ulti2"><noscript id="ulti2"></noscript></legend>
      2. <th id="ulti2"></th>
        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建>>黨建專題>>第四屆全國基層黨建創新典型案例征集>>理想信念教育創新

        四川成都:依托大數據提升干部教育培訓精準度——成都市“互聯網+干部教育”的實踐與探索

        2017年08月09日15:35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一、背景介紹

        隨著信息技術產業的蓬勃發展,2015年3月5日上午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李克強總理首次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互聯網+”行動計劃,中央、省市級政府紛紛探索互聯網與各個行業的融合。在干部教育培訓領域,中共中央在《干部教育培訓工作條例》中明確指出干部教育培訓工作應遵循改革創新、與時俱進,改進培訓方式、整合培訓資源,充分運用包括網絡培訓在內的多種培訓方式,并明確要求網絡培訓要充分運用現代信息技術,完善網絡培訓制度,建立兼容、開放、共享、規范的干部教育培訓體系,提高干部教育培訓教學和管理信息化水平,用好大數據等技術手段。

        近年來,各級各地干部培訓機構紛紛嘗試改革創新培訓內容和培訓方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目前這些做法僅僅解決了“教”的問題,對于參訓學員的學習意愿、工作實際、知識短板等“學”的問題涉及較少,這就造成“教”與“學”的分離,培訓效果難以提升。其次,單純的指標調訓往往造成“重復培訓”、“培訓專業戶”等問題,從而導致培訓針對性差、實效性不足。第三,就大多數組織部門已建立的干部培訓管理信息系統來看,其只是對干部培訓學時學分等量的記錄,對于參訓內容、干部參訓知識儲備度等培訓結果性數據體現不足,且各部門之間沒有實現數據互通,培訓結果自然難以與干部任用掛鉤,從而形成了一個個信息孤島,囤積了大量“無效”數據。

        基于以上難題,成都市在干部教育培訓工作中積極探索,充分發揮信息化手段開展培訓管理的優勢,以網絡化手段加強培訓管理載體建設,突破培訓管理部門、培訓機構和受訓干部各個環節之間的“信息孤島”,搭建組織部門和培訓機構之間的網絡化橋梁,科學運用培訓數據,實現培訓管理和數據使用“一體化”,利用移動終端、pc機等多種方式連接參訓干部,形成干部教育培訓的閉環式管理,匯集平臺化數據,有效利用大數據分析等技術手段,實現干部教育培訓供給與組織需求及崗位需求精準對接,從管理理念、技術手段等多個方面共同提高干部教育培訓的實效性、針對性。

        成都市率先建立干部教育培訓體系的先進經驗得到了全國的廣泛關注,大力開展網絡培訓的創新型做法也到了相關領導的肯定性批示,相關負責人多次應邀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中央社會主義學院等做經驗性發言,中組部、中國浦東干部學院、深圳市委黨校等多家單位先后對成都市干部教育培訓工作進行專題調研。

        二、具體做法

        (一)閉環管理,建立干部教育培訓管理體系

        “一鍋煮”、“大雜燴”是傳統干部教育培訓的弊端,在傳統培訓模式下,培訓組織部門采用指標調訓方式,培訓機構承接并實施培訓任務,參訓單位安排干部學習,學員干部參加學習,四者實際只形成了單向靜態的關系(如圖1所示),培訓組織部門在調訓干部與選用干部之間、培訓機構在實施培訓與培訓組織部門調整規劃之間、參訓單位在安排干部學習與干部本身意愿之間、學員在參加學習與工作實際之間都沒有形成良好的數據互通,從而導致培訓實效性差、針對性不足。

        組織部門的職能是培訓規劃、調訓管理及干部選拔與任用,培訓機構的職能是制定培訓計劃與實施培訓,參訓單位組織干部參加培訓,參訓干部的職能是參加學習與運用工作實際,將四者的職能與活動環環相扣、相互影響,才能形成干部教育培訓生態鏈。在該生態鏈中,將組織部門、培訓機構、參訓單位、參訓干部四者有機結合起來,形成動態的閉環管理體系,將實時培訓數據匯集起來,科學運用分析培訓數據,由此就能實現培訓管理和數據使用“一體化”。

        首先,搭建信息化培訓管理平臺。堅持全域覆蓋、流程聯通,突破培訓各環節之間的“信息孤島”,建設覆蓋所有市級部門和區(市)縣的干部教育培訓管理系統,對全市干部教育培訓工作實施網絡管控,使培訓管理部門、培訓機構、干部自身及其所在單位融為一體,形成了市和區(市)縣分級干部教育培訓大數據庫。其次,建立實名調訓制度,統一規劃各類板塊培訓項目,將“學員管理”、“培訓電子檔案”、“教學管理”、“培訓結果分析”連接起來,形成了全程閉環式的數字化管理體系。干部教育培訓閉環管理體系如圖2所示。

        在該體系中,組織部門坐擁干訓系統管理,對干部培訓工作進行總體規劃,對干部采取實名調訓制度,根據學員的參訓情況、知識儲備等多方面的數據有針對性地調訓與任用干部。培訓機構在組織部門的宏觀把控下,在干部培訓工作中采取“訓前需求分析、訓中監督考核、訓后評價總結以及對學員的個性化服務”的三機制一服務模式。參訓干部在完成組織部門的調訓要求的同時,還能根據自身興趣、崗位需求及工作進度在一定范圍內自主選擇參訓項目,實現組織需求與崗位需求的結合,實現“要我培訓”和“我要培訓”的統一

        (二)互聯互通,匯集平臺化數據

        通過干部教育閉環管理體系連接起來的組織部門、培訓機構、參訓單位、參訓干部之間不再是單向的直線關系,而是多向互動流通的關系。將干訓系統、教務管理系統、網絡培訓平臺、移動端的數據接口進行對接,實現管理、培訓、參訓三類數據互聯互通,匯集的平臺化數據為精準干部教育培訓提供了基礎。

        首先,為單位、干部、師資、教學基地等信息建立實名電子檔案,堅持全覆蓋、實時更新,在符合國家保密法的前提下一手掌握到學員的基本信息、職務特征,隨時完善更新師資庫、教學基地等信息。其次,統一規劃培訓模塊,根據培訓模塊的不同特點設立相應的培訓類別,建立脫產培訓、專題網絡培訓、網絡自主選學、移動學習等多種學習途徑,融合實體培訓、網絡培訓、混合式培訓等多種培訓方式,掌握多方培訓數據。第三,對接管理平臺與培訓平臺的數據接口,將培訓數據實時傳送到管理平臺中,實現各級各類平臺數據的互聯互通。

        (三)大數據分析,精準對接組織需求及崗位需求

        培訓平臺的數據通過數據接口與干部培訓管理系統互聯互通,從而能對匯集起來的學員基本數據、培訓過程數據、培訓結果數據進行分析。通過大數據分析,一方面組織部門能夠根據學員的參訓情況與參訓知識儲備度等信息更加針對性地調訓與任用干部,提高干部供給質量,將干部實際供給與組織部選拔任用需求進行對接。另一方面組織部門夠根據這些平臺化數據規劃、調整培訓布局,培訓機構進行課程設計、教學管理等一系列培訓實施活動,提高培訓內容供給質量,將培訓內容供給與組織需求和崗位學習需求進行對接。

        如圖3所示,通過平臺化數據匯集以及大數據分析得到了某干部參訓知識儲備度,組織部即可以根據該圖對該干部進行調訓安排(如從圖中可以看出該干部在理想信念、道德品行方面的知識儲備度薄弱,即需要加強該干部在相應專題的學習)。

        在培訓機構的內容供給與培訓需求對接方面,培訓機構通過平臺化數據掌握學員基本信息、培訓專題、培訓課程、歷史培訓記錄等數據分析出干部參訓知識儲備度、學習需求、課程評分、教學評價等信息。圖4展示了某市某單位近年培訓布局情況,根據該圖不僅能夠了解到該單位培訓薄弱點,還能夠針對該單位的培訓現狀進行專題培訓設計,提供符合該單位實際情況的培訓內容,解決其培訓需求;根據學員對所學課程的評分,對主講教師的評分,篩選出真正優質、受歡迎的課程;根據學員的歷史培訓記錄調整其所在班級的專題配置、課程配置、師資配置等信息;對于干部教育培訓中的教輔管理人員,同樣根據其專業背景及學員對其的評分將其配置到最合適的班級中去,使他們對學員的服務達到個性化,發揮其最大的優勢。

        三、成效

        在閉環管理體系下,秉持“統一建設、自主管理、資源共享”的原則,成都市建立了成都市干部培訓管理系統和成都市干部網絡培訓平臺,采用實體培訓和網絡培訓雙管齊下的模式,使其充分發揮各自的優勢,創新各級各類培訓的教學方式,化單一培訓為多樣化培訓,滿足不同學習風格的干部的學習需求,培訓范圍涵蓋市級部門處級領導干部、鄉鎮(街道)黨政主要負責人和區(市)縣部門主要負責人,其中僅網絡培訓版塊培訓總人次達10萬。參訓干部的學習數據經過收集、整理與分析,初步形成干部的參訓知識儲備狀況,既為組織部門對干部的調訓與選拔任用提供了參考,也為組織部門規劃培訓布局提供了依據,還為培訓機構開展、調整培訓提供了反饋,同時為干部查缺補漏提供了方向。成都市由此將各級各類干部教育培訓平臺的數據匯集起來,形成“一系統,兩平臺,三機制一服務,六大板塊”的良好布局。

        依托大數據技術的干部教育培訓模式在國內尚屬首創,因此在全國獲得了廣泛關注,相關做法和經驗也得到了國家級干部培訓機構領導的肯定性批示,相關負責人多次受邀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中央社會主義學院等作經驗發言,《學習時報》、《全國教育干部通訊》、《中華工商時報》、《四川日報》、《成都日報》等刊物多次作了專題報道,相關新聞多次被人民網、新華網、中國日報網等中央重點新聞網站轉載,如圖5所示。

        四、啟示

        從成都市依托“大數據分析”進行干部教育培訓改革的實踐中,我們總結出以下經驗。

        第一,干部教育培訓要主動運用新思維、新技術。面對“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和“五大發展理念”,干部教育培訓必須創新思維,主動運用“互聯網+”思維和大數據技術,建立干部教育培訓體系,以提高培訓效能和質量。

        第二,科學規范培訓管理,建立協調、創新、共享的干部教育培訓生態鏈。干部培訓工作中,組織部門、培訓機構、參訓干部及其所在單位職能環環相扣,相輔相成,如果將四方數據匯集起來,建立起立體化的閉環干部培訓管理系統,實現集中培訓、專題培訓、網絡培訓、涉外培訓、高端培訓等網絡化、平臺化管理,就能為干部培訓管理規范化和科學化打下基礎。

        第三,運用大數據分析精準對接供給側與需求側。針對性是干部教育培訓的基本要求,根據匯集的平臺化數據及大數據分析技術,其一,可以分析領導干部個人參訓知識儲備結構,從而有針對性地開展重點專項培訓,彌補其專業知識的缺陷,實現培訓內容供給與組織學習需求的對接。其二,組織部門在實施干部調訓時,可針對性地調訓配置學員,實現干部實際供給與組織選拔需求的對接。其三,可以根據學員的歷史培訓記錄,針對性調整其班級培訓課程、培訓師資等方面內容,避免重復培訓,實現培訓內容供給與個體學習需求的對接。同時,可以分析學員個體的課堂教學、實踐調研等微觀狀況,對于調整干部培訓行為,實現個性化服務、需求培訓等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從而真正實現“圍繞中心、服務大局”、“遵循干部個人成長規律”和“以人為本”的培訓目標。其四,通過運用大數據,使干部培訓與干部任用有機結合,通過建立起干部培訓的電子檔案,使干部培訓管理數字化,通過查看培訓檔案和分析培訓結果,可以動態了解干部在若干年內的參訓知識儲備,能更好地實現把干部教育培訓作為培養干部、發現干部、考察識別干部重要渠道的目的,提高干部任用的匹配度。

        (責編:黃瑾、喬業瓊)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涩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