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ulti2"><object id="ulti2"><u id="ulti2"></u></object></button>
      <em id="ulti2"><acronym id="ulti2"></acronym></em>
      <button id="ulti2"><object id="ulti2"></object></button><li id="ulti2"></li>

      1. <th id="ulti2"><track id="ulti2"></track></th>

        <legend id="ulti2"><noscript id="ulti2"></noscript></legend>
      2. <th id="ulti2"></th>
        七一社區        注冊

        在第三屆全國基層黨建創新論壇上的發言

        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副主任祝靈君:關于基層黨建工作的五點體會

        2015年11月21日13:42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副主任祝靈君(黃策輿 攝)

        感謝主辦單位的邀請。我看了一下這幾個案例,我把我的學習體會和各位匯報一下。

        我想五個案例,我一個一個地談談我的學習體會。

        第一個案例是浙江嘉興96345黨員志愿者服務體系,我想聊聊黨員志愿者基層黨組織創新的新現象。它對我們基層組織究竟意味著什么。這些年實際上我們發現,政工、社工、義工的配置不科學的問題,實際上已經在我們基層黨組織當中出現了。過去我們靠一個龐大的政工隊伍來推動和群眾的聯系,發現這個輪子轉不動14億人,這個輪子只有8600萬人,轉不動14億人。這個輪子太小,轉不動14億人,如果在這個輪子之間再加上幾個別的輪子,一個比一個大,這個輪子就能轉起來。中國有8700萬黨員,大約3.3億個家庭,有14億人口,如果我們在中間加上幾個輪子,一個社工的輪子,一個義工的輪子,假設3.3億個家庭,每十個家庭需要一名義工,那么中國需要3300萬義工。一個社工能培養十個義工,中國需要330萬社工;如果我們就形成一個三輪驅動、三工傳遞、五輪驅動的黨和群眾發生聯系的模式,那就意味著中國應該有8700萬黨員,330萬社工,8700萬黨員是政工,3300萬義工,3.3億個家庭,這樣我們國家就能形成良性的黨群互動。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政工太大,社工、義工太小,所以我們轉不動群眾。這是我們在基層組織建設當中發現的一個困境。但問題就來了,如果有龐大的社工和義工人員,而黨組織不能在里面發揮作用,這個社工和義工能受我們黨的領導,也難保他不發生目標偏向嗎?或者在做自己的目標,比如說慈善組織,比如宗教性的慈善組織在中東的極度活躍,我們如何能保證這些慈善性服務不是賦權性的、不是恩惠式的,不是偏向性的,不帶有政見的,所以,我們在研究當中也提出,像浙江嘉興這樣的案例告訴了我們,實際上我們完全可以像擠香腸一樣,把8600萬政工當中擠出一大批出來,擠到義工和社工當中,我們的政工規模縮小,表面縮小,其實是增強了。但我們的社工、義工規模增大的時候,我們就能夠把群眾有效地結合起來,轉動起來,怎么把群眾轉起來、動起來,我覺得這是我們今天可能基層黨組織建設一定要思考的一個問題。

        另外,我感覺到,浙江嘉興還有一個創新點值得我們深入地從理論上去思考。就是網格化黨建的概念是不是要提出來,我們現在提的是區域化黨建,社區大黨委,僅此而已。我們要看到全世界的社會形態都在發生深刻的變化。尤其有了互聯網、新媒體、新能源,再加上全球化,全世界都在走向個體化社會,這是一個全新的社會形態,將來只有一個辦法能應對個體化社會,而且只有中國人能做得到,全世界對個體化社會一籌莫展,恐怕中國人將來會為世界作出貢獻,那就是以網格化應對個體化,簡稱“一網打盡”,如果我們把網格化的配置,我今天來坐地鐵,我看北京市的地鐵實際上是一個典型的網格化,每一位公民,每一個坐地鐵的人,能把北京市任何一個點都能找得到,就是因為這個網格化。所以,網格化里面,其實每個人都能找到他的位置,隨便他怎么流動,我們也能找到我們服務的對象。嘉興的這種橫向的和縱向的統籌黨建的志愿服務,實際上構建了一個網格化的服務體系。我覺得這是我們尤其需要深入思考的一個問題。而且以黨組織來配置,作為一個樞紐,來連接志愿服務的供給和需求之間,搭建了一個橋梁,這是浙江嘉興的第三個創新點。黨組織,第一,配置了一個網格化的服務體系,第二,在供給和需求之間搭建了一個橋梁和發揮了一個樞紐作用。這是不得了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這個志愿服務的全覆蓋實際上浙江嘉興已經給我們全國做了一個典范和表率。因為嘉興的經驗我們以前也在關注,所以相對熟悉一點。我在這里做一個不成熟的點評,也不一定正確,供嘉興的同志參考。

        第二,廣東省高院的四個作用,我覺得這是機關服務型黨組織建設,或者機關管黨、治黨的典型案例。機關黨組織實際上也有很多困境,比如基層黨組織工作條例里面實際上有些問題是沒有解決好的。比如說,黨組織發揮保證監督的作用,這種保證作用和監督作用,實際上黨組織介入業務水平低的話,保證監督是很難發揮的。這是第一。第二,機關基層黨組織和上級機關工委之間的關系是領導關系,和本級黨組織的關系是指導關系。實際上,領導的太遠,指導的太近,所以領導變指導,指導變領導,是一個相反的過程,現實生活中恰恰相反,機關領導中很多同志感到非常困惑,領導變指導,指導變領導。這是第二個機關黨組織的困惑。第三個機關黨組織的困惑就是專職化的配備數不夠,所以,導致了機關黨組織規定2%、3%的專職化的比例達不到。第四個,黨規與國法不相吻合,包括黨費的安排方面等等。其實機關黨組織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系統管理和條塊之間的不配套的問題,長期是個老大難問題。在機關黨組織,尤其是雙重管理的機關黨組織,垂直化、垂管部門的機關黨組織是更感覺到萬分的困境。比如,有很多垂管部門,它的黨組織應該歸地方黨委管理,但是,同時人財物又在他的系統里面,這樣往往導致地方也不管,地方干部的教育、培訓、交流等等,都跟這個垂管部門聯系度很弱。所以,往往導致機關黨組織在地方變成了二等公民,或者三等公民,三等黨組織。而且排座次的時候有些垂管部門坐在邊上,還抬不起頭,這些現象我們在基層調研的時候經常有同志呼吁,機關黨組織其實問題也不少,有很多漏洞。廣東省高院當然不是垂管部門,因為法院由地方人大選舉產生,這是一府兩院,我們的人大體制,我們國家治理體系里面,它不是一個垂管的部門和系統,但是它很好地把黨建工作,很好地把系統的黨建資源有機整合起來,這個還是我們過去少見。過去抓黨建基本上是部門抓黨建,我抓我的,你抓你的,黨建資源也不統籌,也不共享。我覺得系統黨建抓起來,這是一個亮點。第二個,打破了條塊之間的分割,統籌了條塊之間的黨建資源,打破了、打通了黨建資源的共享,這個類似于五大發展理念共享方案,我覺得這是一個創新。所以,廣東省高院的四個作用的發揮,它背后有兩個平臺,第一,發揮了系統黨建的作用,第二,打破了條塊之間的黨建資源的分割,才讓四個作用體現得更充分。這是我粗淺的理解,不一定對,請廣東同志們給我批評。

        第三,關于網絡學院構建學習型黨組織,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很新的話題,我們過去說基層黨組織一般說四大領域、七大方面,政治、經濟、文化、社會,這是四大領域。七大方面主要指黨政軍機關、教科文衛、經濟、國企、非公、社會,街道、社區、兩新等等。我們稱之為四大領域、七大方面。今后我們是不是要思考一個問題,基層黨組織是不是應該有五大領域、八大方面。新增加了一個領域就是網絡黨組織,再加上一個新的領域就是網絡基層黨組織,再加上一個領域叫虛擬空間當中的網絡基層黨組織。從青島的這個經驗,構建網絡學院,給我們的第一個啟示就是將來我們在歸并基層黨組織類型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劃分為五的領域、八大方面,跳出過去四大領域、七大方面,這是第一個給我的啟發。

        第二個給我的啟發,現在都在談互聯網+ ,實際上互聯網+ ,加的是什么?加的是消費者。互聯網+最重要的一個宗旨是消費者導向。年輕人都很清楚這一點,我互聯網用得不好,我在這上面基本很文盲。但是,互聯網能不能用互聯網+來加基層黨組織,這個問題值得我們深思。表面上看,互聯網應該加基層黨組織,把黨的活動搬到互聯網上去,這沒有問題。互聯網很多領域都能加,但我的觀點是唯獨不能加黨組織,所以我們應該顛倒過來變成黨組織+互聯網,這是我個人的思考,不一定正確。因為互聯網+是消費者導向,而黨組織+互聯網,既體現了消費者的意志,也體現了黨的引導力。所以我覺得,因為我們黨是領導核心,在基層,或者政治核心,不能純粹地跟著消費者跑,變成民粹主義者,我們寧愿要跟黨走,也少一點黨跟走,否則民意如流水,今天喜歡你,明天就拜拜,這是陳水扁說的。所以,選舉國家的政黨,實際上我們中國共產黨千萬不能這樣做,我們既要引導群眾,也要服務群眾,這就是毛主席的師生論,既要當學生,更要當老師。我個人認為,青島的網絡學院構建學習型黨組織的做法,至少給我們第二點理論上的啟示,我們是不是應該提黨組織+互聯網,而不是互聯網+黨組織,這是一個理論上的看法,不一定準確。

        如果網絡學院上面構建學習型黨組織,如果將來進一步發展這個經驗的話,可不可以把志同道合的學習者在網上構建他們的學習小組,在網上搞一些虛擬型的黨小組或者黨支部,這樣變成五大領域,八大方面。學習往往是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學習,志不同,道不合,難以走到一起學習。他們是用資源來連接,在網上變成學習黨小組,將來我們的黨小組能不能做到網上去,把這個經驗做得更充分一點。

        第四,黨建引領社區各項事業的發展,這是北京市的一個創新的經驗。我個人理解,實際上這里面解決的是一個服務型黨組織的系統化的經驗,一個服務型黨組織系統化的創新經驗。我們經常講說一千道一萬,居家服務是關鍵,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婚喪嫁娶、就業、就學、就醫,12個字加6個字,一共18個字,是我們社區公民,或者老百姓最需要的公共服務,說一千道一萬,居家服務是關鍵。這是第一個啟示,就是北京市的經驗給我們的啟示,居家服務只要抓住了,就能服務老百姓。

        第二個啟示或者經驗,我個人認為就是在一個半城半鄉型或者農村型的社區當中,因為北京市的我看了材料,這個黨組織過去有很多是農村搬遷過來,征地以后搬遷到這個社區,而且還有很多農民工,過去這兒是不是也是城鄉接合部我不太清楚。實際上像這樣來源不同的一個老百姓的聚集的區域,怎么把他們組織起來,這是今年全國各地城市社區面臨一個非常大的難題。毛主席曾經在1943年提出了一個口號,組織起來,過去我們有人民公社體制、單位體制、戶籍制度我、檔案制度,四大輪柱把老百姓組織起來,今天四大輪柱紛紛坍塌,有的已經終止,所以新形勢下怎么把老百姓組織起來,實際上這個問題我們今天并沒有一個很好的經驗。北京市的這個經驗給我們一個啟發,怎么把老百姓組織起來,它創造了一系列的抓手。我覺得這是我們深入值得學習的一些經驗。

        第五,章丘市的經驗。章丘市的經驗給我感受到這是一個農村基層黨組織構建服務型黨組織的有效載體,在許多農村基層黨支部當中其實都具有極強的推廣價值。尤其是在比較落后的農業區、落后的欠發達地區,“一加三”的模式非常具有推廣價值。以“支部+合作社”實際上是服務發展,支部加服務隊,服務民生;支部+便民點服務群眾、服務黨員,基本解決了五個服務的問題,而且有分類。支部+合作社,把發展的問題牢牢抓住。支部+服務隊,解決了專業服務的問題。現在我們黨的服務里面,在志愿服務里面,也要加上專業服務。這個也是大勢所趨。而且專業服務是不是免費的公共產品,未必。所以,服務型黨組織不一定是共產黨一家來服務。共產黨完全可以用杠桿撬動各種服務資源,進社區服務。所以,將來的社區應該有大量的專業性服務進社區。而且這些服務是收費的公共產品,不是免費的,可以適當收費,黨組織發揮引領作用,把他們組織好。

        第三個便民點,這實際上用經濟生活輔導老百姓的公共生活,實際上解決了老百姓的公共生活和經濟生活方面的問題。這是服務黨員、服務群眾的問題。正是因為這三個服務到位,農村的黨支部戰斗力瞬間增強。我看了這個數據,70.6%的農村黨組織書記能連選連任,我了解在一些農業區域能達到這么高的連選連任的標準真的是不低,在東部發達地區這不算很高的標準。比如我們在江蘇、浙江調研,很多連選連任達到80%左右,在東部地區不算個什么。但是這個指標在欠發達的地區,這個指標是很高的。說明那個黨組織是有戰斗力的。這是我剛才的五點體會,也不一定正確,如果讓我提點什么建議,我現在還沒提,提不出來,因為我還沒有認真學習。謝謝大家。


        使用微信“掃一掃”功能添加“學習微平臺”
        (責編:高巍、趙娟)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關鍵詞

        涩吻网